山西11选5在线投注
偵探啦
勞動力供給7年減少3000余萬人 專家稱我國已掉入低生育率陷阱
2019-04-17 10:54 | 來源:未知 | 作者:admin

 前不久,中國人民大學翟振武教授接受媒體專訪時稱:“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前的10年間,全國平均總和生育率應該在1.65左右。全面兩孩政策實施后,總和生育率有所上升,超過1.7以上,并沒有達到國際學術界認為的‘低生育率陷阱’臨界值(1.5以下)。”

 
這一言論引起了梁建章、黃文政等業內專家的反駁,并發文表示,隨著堆積趨于消失,我國總和生育率將快速跌落到1.2甚至更低的水平,中國掉入低生育率陷阱確鑿無疑。
 
“二孩政策實施以來,我國嚴重少子老齡化的人口結構失調的格局仍然沒有改變,人口形勢依然十分嚴峻。”4月16日,人口專家、華僑大學經濟與金融學院兼職教授姚美雄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同樣表示,全面二孩未達預期說明了百姓生育意愿真的已十分低下,表明我國已掉入低生育陷阱。
 
按照人口統計標準,總和生育率2.1為世代更替水平、2.1以下為低生育水平、1.5以下為很低水平、1.3以下為超低水平、1.0以下為危險水平。
 
人口結構失調
 
人口少子老齡化是21世紀人類面臨的新挑戰和最大挑戰,這給全球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新變局。
 
“目前,正在產生人類歷史上沒有經歷過的人口變化即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齡化。全世界近一半人口已經生活在生育率水平低于更替水平之下的國家。其中,我國社會發展已進入新階段,人口已經出現新的歷史性變化趨勢,已步入少子化、老齡化社會,人口發展的主要矛盾已由人口數量轉向人口結構。”姚美雄稱。
 
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末,我國全年出生人口1523萬人,人口出生率為10.94‰,出生人口比前一年減少了200萬人,下降幅度超過10%。而從1978年至今,我國人口出生率更是創下40年新低。
 
而與減少的新生兒數量相悖的是,我國老年人口卻在不斷的增加。統計數據顯示,從2000年到2018年,我國60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從1.26億增加到2.49億,幾乎增加一倍,占總人口比重從10.2%上升到17.9%。
 
在這一減一增之間,我國失調的少子老齡化人口結構愈加嚴峻。
 
就此,姚美雄給出這樣一組數據:2018年,我國0——14歲的人口總量只有2.35億人,比1982年減少了1.06億人,占總人口比重為16.9%,大大低于世界的26%平均水平。同時,我國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2018年已達1.67億人,占總人口比重11.9%,比1982年上升了7個百分點,已大大超過世界平均水平。預計,我國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所占比重,2022年將超過14%,進入老齡社會。
 
按照人口統計標準,0-14歲人口占總人口的比例在20%-23%,為正常;18%-20%,為少子化;15%-18%,為嚴重少子化;15%以下,為超少子化。
 
而這樣的人口結構直接導致了了勞動力供給的減少。據記者了解,2011年我國勞動年齡人口達峰值后開始持續減少,15-59歲勞動年齡人口在2012年至2018年的7年間減少了3006萬人,比重為65.3%,比2011年下降了4.5個百分點。
 
“其中20-34歲的青年勞動力是勞動力的主力軍、生力軍,是創新、創業和消費的主體,也是產業升級的關鍵,2020年后將出現懸崖式急劇減少,2022年至2025年,每年將凈減1100萬人以上,到2030年將比2010年減少1.04億人、減少32%。”姚美雄表示,2017年以來全國一些地方“搶人大戰”此起彼伏,反映了我國人口困局尤其勞動力供給不足問題,各地預期青年人口將急劇減少,就先下手為強,為未來儲備年輕勞動力。但這只是人口危機爆發前的冰山一角,真正的考驗將在2020年之后的全面爆發。
 
已掉入低生育率陷阱
 
新生兒數量的下降、全面二孩未達預期已說明老百姓的生育意愿十分低下,專家表明我國已掉入低生育陷阱。
 
低生育率陷阱,是指生育率一旦下降到一定水平以下,由于價值觀的轉變、生存壓力增加等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生育率會繼續不斷下降,很難甚至不可能逆轉。
 
近年來,為了減緩人口老齡化壓力、增加勞動力供給,中央先后實施了單獨和全面二孩政策。但是,由于生育觀念改變、育兒成本提升以及缺乏相應鼓勵措施等因素的影響,從2018年和近幾年數據看,二孩效果遠低于預期,2018年出生人口1523萬人比2017年減少200萬人、比2016年減少263萬人。作為全面二孩第一年的2016年就已是生育高峰年,也將是21世紀人口出生峰值年。
 
同時,2018年、2017年出生人口合計比相關部門的中預測數還少1052萬人,遠低于此前各方判斷。
 
與之相對映的是,除2016年、2017年有所反彈外,近20來年全國總和生育率均在1.4左右,遠低于2.1更替水平,大大低于世界2.5的平均水平。甚至,有專家預測,該數值將快速跌落到1.2甚至更低的水平。
 
從歷史和國際的經歷看,總和生育率1.5水平是一個高度敏感警戒線,一旦滑到1.5以下,就進入了低生育率陷阱,很難回升。
 
“由于我國生育率長時間低于更替水平,人口負增長趨勢已不可逆轉,預計2024年左右,我國人口將出現負增長,2100年我國總人口將在7億人以下,將比現在減少一半。”姚美雄表示,伴隨未來人口急劇減少,人口結構并不會得到優化,少子老齡化會更嚴重,這將嚴重削弱未來我國活力、競爭力、實力和影響力。
 
人口已是我國發展的最大短板,也是21世紀我國發展面臨的最大挑戰。
 
鼓勵生育是最大的供給側改革
 
嚴重少子化和快速老齡化相疊加,人口結構已嚴重扭曲,未來將呈現老年人多、青少年少的倒金字塔型結構,曾經引以為傲的人口優勢正逐漸喪失。
 
“面對當前的形勢,我們應當前早作擇斷,擼起袖子加油干,立即由全面二孩走向全面鼓勵生育,進一步釋放生育潛力,提升人口增長率,構建相對健全的人口結構,以減緩人口老齡化壓力,增加勞動力供給,為實現中國夢提供必要的人口和人才支撐,并有效擴大內需,為發展提供新動力,維護人口安全。”姚美雄表示,全面鼓勵生育是最大的供給側改革,也是重大的需求側改革,是當前最緊迫的改革。
 
就此,姚美雄建議,首先,應把鼓勵生育盡快擺上重要議事日程進行研究部署。
 
人口問題已耗不得、拖不起,如果不采取強有力措施予以扭轉,人口結構將會進一步扭曲,少子化、老齡化將更加嚴重。當前我國的人口統計數據足以表明我國人口形勢的嚴峻性,足以支撐啟動全面鼓勵生育的決策需求,已無需等待2020年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早鼓勵生育,早主動,越遲鼓勵,越被動、代價越大。鼓勵生育功在當代、利在千秋,建議中央盡早將鼓勵生育確定為新的基本國策。
 
其次,樹立新的人口發展戰略理念。我國人口發展已進入新的發展階段,要樹立新的人口理念。破除生育率越低越好、人口越少越好的思維,樹立人口尤其青年人是最寶貴資源的觀念。進入新時代,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人才是第一生產力、第一資源,人才來源的基礎是人口;要實現人的全面發展,強化人力資源投入,全面提高人口素質。
 
同時,完善人口法律法規。我國人口發展已進入新階段,要改《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為《人口發展法》。立即廢止社會撫養費,立法保護胎兒生命權,立法禁止性別歧視,保護婦女就業權益。制定促進人口可持續發展新的人口治理考核機制。
 
除此之外,要構建新人口發展政策體系,把提升人口增長率列入國家核心發展戰略。同時,構建家庭養孩與國家養孩相結合的新人口再生產機制體制,加大財政支持,在稅收、就業、教育、醫療、住房、社保等方面切實減輕養育家庭的負擔,強化鼓勵生育的公共服務,讓百姓愿意生孩子,養得起孩子。
 
比如,將女職工帶薪產假延長至300天,配偶陪產假延長至30天,對于用人單位增加的負擔給以相應減稅或資金補助;把幼兒教育視同義務教育,大幅提高財政對幼兒教育的投入力度,把民辦幼兒園教師開支也列入財政供養,幼兒教師編制與待遇向小學教師看齊,提高對托幼扶持;對家庭育兒等支出的稅收減免抵扣,對生育二孩及以上家庭發放適當的兒童養育補貼等。
山西11选5在线投注